学校首页  首页  水利博览  水文化资讯  水与文化  水环境保护  水文化园地  南工水缘  水文化研究中心 
 
水葫芦围困福建水口电站电站告急
2011-09-09 09:50  

2003年01月16日 10:32         来源:

 

船闸告急!

  升船机告急!

  水库告急!

  ……

  水口电站是事关我省国民经济命脉的一个部门。近段时间,一种俗称“水葫芦”的外来生物,疯狂肆虐水口电站,电站几个关键性的生产部门警报频传。

  几艘拖轮被困了个严实

14日,记者在水口电站看见,成片的水葫芦把大坝围堰区内的广阔水域严严实实地占领。在水葫芦疯长的水域,夹杂着许多白色泡沫塑料,几艘拖轮被“困”在水葫芦的包围之中。在水库的上游,可以看到有一朵朵的水葫芦不断地从上游方向漂下来,持续地扩大水葫芦的“控制”面积。

  据水口发电有限公司航管处一位排污项目负责人介绍,电站附近的水葫芦,只是整个库区水葫芦的一小部分。在大坝上游30公里的黄田镇水域,水葫芦的面积更是大得惊人。这些上游的水葫芦,天天随着水流漂下来,不断地扩大水口水葫芦的阵容。他说:“由于水葫芦生长迅速,加上上游水葫芦的加盟,在汛期的时候,这里的水葫芦厚得惊人。人站在上面也不会陷下去。”

  关键水位被削了半米高

  据水口发电有限公司运行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水葫芦有非常发达的水下根系,这些根系夹带着水上漂浮的垃圾,已经“吃水”半米深,这等于说,水葫芦的存在,影响了水库发电的水位高度。这关键的水位被水葫芦削了半米高度,长年累月,对水库发电的影响可想而知。

  此外,还影响着船闸的生产效率。由于水葫芦生长速度极快,又随着水流到处扩散,一些漂进船闸的水葫芦,使闸内船舶与船舶之间挤满了水葫芦,本来可以按照设计尺寸安排两艘船舶并排过闸的,变得只能停泊一艘船舶。这样大大影响船闸的生产效率。

  经常碰了闸门感应器

  实际上,水葫芦对生产的影响还算是小事,更要命的是,水葫芦的疯狂生长,已经威胁到船闸和升船机的生产安全。水口电站航管处工程师张树君介绍,一些随着水流漂进升船机内的水葫芦,会使升船机的卧倒门的水封不严密,一旦江水顺着卧倒门的水封泄漏,会使升船机升降失去平衡,发生“冲顶”事故,那后果则不堪设想。

  另一位在船闸工作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小小的生物,除了在水上生长,还会爬到船闸闸门的顶上生长。这些生长在闸门顶上的水葫芦往往与闸门上方的制动感应触头争“高个”,时不时提前把感应器给先碰撞了。感应器接触到水葫芦后,闸门的纠偏开关突然停止运作。

  刚刚清理完又长了一大片

  为“清剿”水葫芦,水口电站组织了专门排污队,对付大兵压境的水葫芦,发誓要消灭这些讨厌的生物。排污队每周对水葫芦实行一次大扫荡。办法是将水葫芦捞起来,晒干后,集体焚烧,此外,日常也有专门的人员监视这些小生物的动向。为此,公司去年一年花去了180万元的巨资。

  但遗憾的是,这些小生物,不仅灭不绝,反而有恃无恐,面积越扩越大。据电厂政工部的龚祖金介绍,这些水葫芦生长速度实在太快了,加上上游也会有许多水葫芦不断漂下来,因此,排污队的清理速度简直跟不上水葫芦的生长速度。他说:“感觉我们刚刚清理完没几天,这些水葫芦又长成一大片了。”

  >>>背景

  不仅仅是水葫芦

  据了解,水葫芦1901年作为一种花卉引入我国,50~60年代作为猪饲料推广种植,后逸为野生,最终出现今天几乎不可收拾的局面。如今,除了水口电站,水葫芦在珠江水系、太湖水系等全国多个水域都已经泛滥成灾。不久前上海市政府还发出了剿杀水葫芦的军令状,发誓要消灭水葫芦,但花了近2亿元资金,结果同样是以失败告终。

  实际上,水葫芦仅仅是外来生物入侵造成灾难的一个例子。

  在我省,除水葫芦外,疯狂肆虐霸占了我省2/3黄金海岸线的大米草,对我省的水产养殖和沿海滩涂生态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据省农科院刘建介绍,滩涂地区原本存在的生物物种少则三四十种,多则上百种。但大米草入侵后,滩涂的平均物种都在10种以下。据省海洋渔业局的资料,大米草单单在宁德市就造成近3亿元的水产养殖损失。同时大米草不断挤压红树林的生存空间,许多地方红树林濒临灭绝。如今,我省及世界各地的科研人员正在苦苦寻觅控制大米草的良方。

  此外,据福州市农业局统计,小小的美洲斑潜蝇每年对福州蔬菜、花卉种植造成的损失高达6000万。

  据中科院统计,我国几种主要外来入侵物种造成的经济损失平均每年达574亿元人民币。其中,松材线虫、湿地松粉蚧、松突圆蚧、美国白蛾、松干蚧等森林入侵害虫每年严重发生与危害的面积约为1.5万平方公里。稻水象甲、美洲斑潜蝇、马铃薯甲虫、非洲大蜗牛等入侵的害虫,近年来每年严重发生的面积达到1.4万~1.6万平方公里。豚草、紫茎泽兰、飞机草、薇甘菊、空心莲子草、水葫芦、大米草等肆意蔓延,已经到了难以控制的局面。外来生物一旦入侵成功,要彻底根除极为困难,而且用于控制其危害、扩散蔓延的代价极大,费用极为昂贵。1994年入侵我国的美洲斑潜蝇,目前发生面积1万多平方公里,每年的防治费用就需4.5亿元。

  >>>分析

  向肆虐的外来物种宣战

  引进要多根“生态弦”

  面对一而再、再而三的生物入侵灾难,我们也在同样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导致了灾难的发生?

  厦门大学生物工程学院刘厚鸣博士说,引进大米草是为了保护海堤,引进水葫芦是为了养猪。这些物种的引进,都在一段时间内给我们带来经济和社会效益上的快感,但很快,伴随快感产生了生态灾难。造成这个后果的关键,是我们在物种引进的当初,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些物种会给我们的生态带来这样的影响。引进物种,只考虑经济效益,缺乏对生态环境的论证,目光短浅,是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本所在。

  福建检验检疫局一位姓周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我国引进物种,一般也只有对物种的病理检疫,而没有相关的生态论证,这些工作上的“大意”,直接导致了我们后来的灾难。

  福建师大陈必东教授则说,水葫芦其实只是一个引子。水葫芦肆虐的事实启示我们,不论是发展经济还是生态建设,都要尊重科学,尊重自然。生态系统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生物一旦入侵,造成的后果往往难以补救。如果我们的头脑中多一根“生态弦”,也许一切的结果就不是这样。

  立法构筑“生态国防”

  究竟如何处理水葫芦?是采用物理的打捞办法,还是生物防治或者化学防治,或者兼而有之?据厦门大学生物工程学院刘华民博士说,在绝大部分人对生物入侵、生态安全缺乏基本概念时,这些防治办法的讨论与研究都已经变得并不重要。目前最让人担心的,不是如何防治现有入侵生物,而是意识缺乏导致预防和防治无从谈起,“引狼入室”的故事仍在一天天发生。近期关于“食人鱼”的事件正说明了这一点。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叶万辉博士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几十年来,美国有很多控制外来生物入侵的法案,如植物检疫法、动物损害控制法、联邦植物害虫法、国家环境政策法、濒危物种保护法和联邦杂草防治法等等。1999年,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了总统令,要求联邦政府对外来入侵性生物进行控制。命令产生了一个由内务部部长、农业部部长、贸易部部长为主的入侵生物委员会,其中还包括了州政府、财政部、国防部以及运输和环境保护机构。美国的做法,可以给我们构筑“生态国防”提供借鉴。

  叶万辉博士建议说,首先,高度重视入侵种问题,召集农业害虫、人类健康、渔业、林业、旅游业、交通、贸易和其他行业的专家来共同研究该问题。其次,修订国内立法,确保与所有相关的国际公约和项目保持一致。例如立法禁止在自然保护区内和邻近地区种植外来种;禁止有意引入,除非证明引入对人类健康和环境是安全的,并仅进入到经证明与当地物种没有相同作用的地方。第三,在水土流失控制过程中强调使用当地种,所有植树造林项目都必须使用当地种,而非引进的外来种。

  据报道,国家渔政部门已经提出,我国要建外来物种预警机制,对外来物种进行具体分析,将其不利环境、不利其他物种生存的一面公布出来,以引起各方面的注意。

  本报记者 兰灿阳/文/肖春道/图


关闭窗口
 

  网站开发:南昌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校址:南昌市天祥大道289号 邮编:33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