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首页  水利博览  水文化资讯  水与文化  水环境保护  水文化园地  南工水缘  水文化研究中心 
 
深圳部分海域污染致海洋生物发生畸变
2011-09-09 09:40  


深圳新闻网讯24日上午,记者和专家一起来到红树林海滨公园,正值早晨涨潮时段,在离海岸不远的海滩湿地里,成群的水鸟和涉禽正在滩涂上捕食,并不时扇动翅膀起舞。很多市民举着高倍望远镜和相机观察或拍摄。但记者明显能闻到海风中带着一股淡淡的腐臭气味。周围游客说,现在是冬季,臭味较轻,气候温暖的季节臭味更大。

  “海面风平浪静,但海水下却潜藏着危机。”深圳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邓利博士告诉记者说,海滨的臭味是该区域海水富营养化的结果,这里的海洋已经受到多种污染。根据他近期的调查,深圳蛇口港潮间带动物已经受到较严重的有机锡污染,深圳湾海域的海洋生物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有机锡污染,两海区海水中部分有机锡污染物的浓度超过美国残留标准近8倍,高于加拿大残留标准近80倍。

  邓利博士介绍说,海洋中微量的有机锡就能对海洋生物产生毒性,导致腹足类等海洋生物(如螺、贝类等)发生雌性雄性化的性畸变,部分雌性螺类甚至因此长出了雄性的性器官,丧失了繁殖功能。长期的有机锡污染会导致多数螺、贝类的种群衰退。近年来的研究显示,有机锡对包括鱼类在内的几乎所有海洋生物均有毒性,污染的结果将使鸟类的食物资源减少,并通过食物链传递导致鸟类受到毒害,给生态系统造成难以修复的长期破坏。世界许多海区的有机锡污染已经给荔枝螺造成了濒临绝种的威胁。

  位于深圳湾内的红树林属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国家级鸟类保护区,是东半球多种候鸟南迁北徙的主要“歇脚点”和“加油站”之一。曾有专家指出,如今深圳湾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由于海区环境污染、外围市政工程以及旅游开放影响,导致该生态系统已经比较脆弱,保护区内的生物多样性正逐渐下降。

 对海洋环境的变化,许多深圳市民也有亲身感受。据悉,深圳出产的“沙井蚝”曾久负盛名,但由于海域水质恶化,沙井的海上养蚝业早已成为一道消失的风景线。家住碧海云天的孙先生说,上世纪90年代他刚来深圳时,驾车从滨海大道经过,总能看到深圳湾海上星星点点的渔船,但近几年,那种海上渔歌互答的诗意画面已经消失。在红树林海滨游玩时,常常觉得海水和污泥中散发出的恶臭有些煞风景。市民周小姐也反映,5年前到大梅沙游玩,附近酒店餐桌上的一种甜虾颇受欢迎,每天都要卖出几十斤,店家说是从大鹏湾捕捞的,但近两年再想吃,店家却说如今虾少了,想吃也吃不到了。

  有专家指出,深圳海域的近岸捕捞已基本失去提供水产品的能力,海水污染是主要原因之一,除了我们熟知的重金属、农药,有机锡也是其中一类鲜为人知的污染物。

  邓利博士介绍说,有机锡对海洋生物的污染必将给人类食品安全造成极大威胁,人类如果长期大量食用含有机锡的海产品,不仅会产生内分泌毒性,还会影响胚胎发育、神经系统及免疫系统的正常功能,甚至引发肿瘤。污染物从哪里来?

  有机锡的危害如此之大,这位“杀手”究竟从何而来?

  记者随专家来到距红树林公园30分钟车程的赤湾集装箱码头。不少船舶在海上穿梭来往,码头上一派繁忙景象。放眼望去,海上有50多艘各类船只,其中大型远洋货轮就有4艘。

  “杀手就在船底。”邓利博士告诉记者,在海洋航运及海洋作业中,船舶、海上平台底部常使用含有有机锡化合物的涂料,以防止海洋附着生物对船体的污损。上世纪60年代以来,有机锡的使用延长了海洋建筑和船舶的使用寿命,减少了燃料消耗,降低了维修费用,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随后的研究表明,此类涂料中的有机锡是迄今为止人为因素大量释放入海水环境中的最毒的化学品之一。

  专家解释说,蛇口港区的有机锡污染相对较重,一方面是因为此海区除了有大吨位轮船停靠的赤湾、蛇口集装箱码头外,还有蛇口客运码头、蛇口渔港、东角头码头等多个码头,船舶停靠量很大,有机锡释放进海水中的几率较高。另一方面,可能此海区紧连珠江口,珠江口承接了大量工业、农业排污,其沉积物中已经发现了不同程度的有机锡污染,这也加剧了蛇口港海区的污染。

  据统计,深圳湾海区的有机锡浓度相对较低,但有机锡降解产物浓度较高,并可能存在未知有机锡类高污染物质。这可能一方面是由于蛇口港海区海水中的有机锡向深圳湾不断扩散,而且红树林海区位于深圳湾顶部,海水的交换稀释作用较弱,导致污染物逐渐积累。同时深圳湾接纳了深圳河、新洲河、凤塘河等的河水,其中含有的生活污水和部分工业废水可能加重了污染。相关标准尚未出台

  据了解,迄今为止,世界各国近海海域尤其航运发达的海港几乎都受到有机锡污染,就连南极附近海水都出现了有机锡的轻度污染,且科学界尚未找到理想的海洋防污替代品。20多年来有机锡的污染问题已引起世界各国政府和环境保护组织的普遍重视。法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荷兰、瑞士和日本等沿海国家相继对有机锡的使用出台限制措施,并制定了相应的残留标准,对减轻有机锡污染起到了一定效果。近年来虽然包括深圳、大连、天津在内的我国部分海滨港口及内陆水域已经发现了不同程度的有机锡污染,但未引起政府足够重视,至今尚未出台相关限制措施和残留标准。

  深圳市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站周凯博士说,有机锡的监测对实验仪器设备和研究人员的要求比较高,由于国家尚未出台有机锡的相关检测标准,所以各级政府的相关部门从未大面积系统性开展对有机锡的专项监测,相关历史数据资料比较缺乏。

  他介绍说,从专业角度讲,有机锡是海洋“特征污染物”中很难降解的一类物质,海洋监测部门今后将根据全国海洋监测工作的安排,结合深圳市环境状况的实际,有步骤、有计划、有次序地开展对此类物质的监测和研究。建议政府加强监管

  据了解,2001年10月5日,在国际海事组织控制有害防污底系统外交大会上,通过了《控制船舶有害防污底系统国际公约》,该公约规定2008年1月1日起全球范围内禁止在船舶等设施上涂施含有有机锡的防污漆。有专家认为,我国应尽早加入该公约,逐步限制国内船舶使用含有有机锡的防污漆。

  邓利博士指出,近海海域丰富多样的海洋生物是深圳生态资源的宝贵财富。位于深圳湾的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具有极其重要的生态价值,其生态安全需要格外重视,有必要对该海区的污染状况进行长期的监测评估。而深圳东部海域部分海区虽然也发现一定量的有机锡污染,但总体情况远好于西部海域,建议相关部门对东部海域的生物多样性和海洋资源保护加强重视,并加大对近海滥捕滥捞行为的监管力度,保护深圳的生态家园。


关闭窗口
 

  网站开发:南昌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校址:南昌市天祥大道289号 邮编:330099